当前位置:中国农药网 >> 市场分析 >> 草甘膦的希望来了?

草甘膦的希望来了?

时间:2020-01-14   编辑:中国农药网  浏览次数:


    草甘膦,变与不变,存与不存,是一个说不完的话题……

    众所周知,针对一些多年生杂草,草甘膦有内吸传导的作用,可以有效降低持续危害,使用得当则逐步根除,因此也得到广泛认可。然而,草甘膦的杀草谱侧重于禾本科杂草,且死草缓慢,因此在百草枯时代一直处于下风。

    不仅如此,国际对草甘膦的致癌性辩论不止,实际上,草甘膦与转基因作物并无直接关系,非转基因作物一样要使用草甘膦。国内也盛传草甘膦对土壤的危害性严重,但目前灭生药剂可替代产品甚少,草甘膦还要存在一段时期。

转基因作物品种频获通过,草甘膦希望来了?

    腹背受敌 草甘膦要“凉”?

    草甘膦是在全世界广泛使用的众多除草剂中的有效活性化学成分,但是当前它在欧盟的使用受到了严格的监管。

    孟加拉国高等法院近日表示,政府将在90天内制定一项行动计划,以停止使用包括草甘膦在内的有害农药,并引入安全的替代品来替代含草甘膦的农药。

    2019年12月9日,法国国家食品环境及劳动安全管理局宣布将36种含草甘膦的除草剂下架。据悉,法国市场上共计69种草甘膦制剂合法流通,目前正在进行许可更新程序。目前因缺少足够科学资料可以证明制剂不具备基因毒性,因此36种草甘膦制剂将被下架,2020年底之后不得使用,这几乎是2018年草甘膦销量的四分之三。

    卢森堡将自2021年起禁止草甘膦这一除草剂。

    德国当局批准草甘膦可在德国继续使用一年,直到2020年12月15日,不含任何限制条件和附加要求……

    此类消息还有很多,直接表明了草甘膦在欧洲的艰难处境。

    草甘膦的希望来了!

    无独有偶,草甘膦在东南亚也面临着同样的敌意,国内也出现了反草甘膦的现象,2019年贵州省内茶园菜园果园全面禁用草甘膦。

    草甘膦除草,貌似减轻了农民的劳动强度,但事实上,任何一块种植转基因农作物的田块,在连续施用除草剂三年后,杂草就会出现抗性,该田块就会出现超级杂草,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只有两个:一是恢复手工除草,二是增加除草剂里草甘膦的含量。后者是转基因商业推广公司的第一选择。

    比如,美国的转基因大豆,2000年时法定的草甘膦残留是15毫克/公斤,经几次修订,2013年已窜升至40毫克/公斤,这是孟山都的专利产品农达(草甘膦)除草剂不断提高含量的结果。

    2019年12月30日,农业农村部科教司发布公示,拟批准颁发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目录,共192个植物品种,其中转基因玉米品种2个,转基因大豆品种1个,转基因棉花品种189个。

    国内玉米种植面积6.3亿亩,本次2个转基因玉米品种对应的产区约占国内玉米种植面积的三分之一,假设最后渗透率达到100%,由于耐药性问题,一般草甘膦每亩施用量会逐年有所增加,我们按照110-160克/亩来测算,预计对应的草甘膦新增需求为2.3万吨至3.4万吨。

    若未来国内玉米种植品种均为耐草甘膦性状的转基因作物,则对应草甘膦新增需求量为6.3万吨至10.1万吨。

    大豆方面的新增需求测算大致类似,我国2019年大豆种植面积1.4亿亩,同比增长10.9%,根据美国农业部的研究,大豆中草甘膦的施用量要高于玉米,我们按照120-160克/亩来测算,预计本次相关的南方大豆种植区未来草甘膦新增需求为0.4万吨~0.5万吨。这或许是近年对于草甘膦最大的利好。

    国内草甘膦的使用情况

    全球草甘膦产能约130万吨,其中近70%集中在中国。2012~2013年草甘膦价格的上涨直接刺激了中国企业产能扩张步伐,2014年中国草甘膦总产能达到近94万吨,较2012年增加近40%。急速扩增的产能加剧行业的供给过剩压力,草甘膦价格持续走低行业盈利水平不断下降。

    2016年,以高峰值计,甘氨酸法产能减少12.5万吨,IDA法产能减少9.5万吨,主要是因国内供给侧改革的推进叠加严厉的环保督察行动,行业部分中小落后产能开始持续退出,目前来看中国草甘膦有效产能稳定在72万吨左右,行业供需格局得以改善。

    草甘膦原粉必须配成各种制剂方可在农业生产中使用,但国内草甘膦制剂研究与产业化长期面临着起步晚、水平落后、跨国公司严密的知识产权保护及技术垄断,产业化技术和设备落后的难题。

    相较于甘氨酸法,IDA法具有产品纯度更高(可得到97%以上的草甘膦原粉)、环保成本较低、综合收率较高等优点。目前国内产能大都采用甘氨酸法,其中甘氨酸-亚磷酸二甲酯法工艺最为成熟,应用最为广泛,目前甘氨酸法工艺在中国草甘膦有效产能中占比接近7成。

    特别要指出的是,新安股份在2019年取得了草甘膦延伸原药与制剂绿色配方体系等关键技术的突破,获得了“2018-2019年度神农中华农业科技奖”一等奖。

    总的来看,以上情况都让草甘膦的形势变得更复杂,也提高了杂草的管理成本。

    未来,草甘膦必然需要增加杀草谱,并提高杀草速度,复配混合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另一方面,仅仅使用除草剂是远远不够的,采用综合手段来杀灭杂草越来越迫切,在除草时应采取持续监控、轮作、生物除草和选择性除草剂等多元化的方法来控制杂草的发展。来源:农药市场信息

 

更多农药知识、农药价格、农药厂家等信息,请关注中国农药网。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信息摘自互联网,如有侵犯,请联系我们立刻删除。另,本文的真实性和及时性本站不做任何承诺,仅供读者参考

相关新闻

最新资讯

小康农药

热点资讯

精品展示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网站动态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人员招聘 | 服务条款 | 在线客服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使用说明 | 友情链接

www.nongyao168.com ©2008-2010 中国农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农药网

备案号:豫ICP备05008070号

通用网址:中国农药网 农药信息网 全国最大的农药信息信息平台

本站只起到信息平台作用,对具体交易过程不参与也不承担任何责任,望供求双方谨慎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