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农药网 >> 市场分析 >> 印度难以撼动我国农药制造大国的地位

印度难以撼动我国农药制造大国的地位

时间:2020-09-10   编辑:中国农药网  浏览次数:

 

     跨国公司通过并购整合优化资源配置,在前端研发和终端渠道投入更多精力,将原药生产环节和中间体加工环节更多外包。同时跨国公司对其原药、中间体供应商进行调整,头部供应商获得更多订单,市场份额不断提升。中国和印度是世界两个农药制造大国,印度在政策环境及成本方面具有一定优势,但印度的整体化学基础设施仍然相对欠发达,其获得关键中间体和原材料的途径也很有限。中国基础设施配套完善、精细化工合成能力和工程建设水平高,目前仍是农化巨头选择供应商的首选国家……

    跨国公司完成并购整合,优化资源配置。受到创新难度下降以及终端一体化服务要求提升的影响,2015年之后,各大农化巨头的发展压力逐步加大,相继开始酝酿整合。从2017年开始,国际农化巨头相继开启了整合之路,原来的六大农化巨头整合成为四大集团。随着并购整合的完成,跨国公司更加倾向于将资源配置在前端研发和终端渠道,而选择将原药生产环节和中间体加工环节更多外包。

    农化巨头整合带动原药、中间体供应商逐步集中,龙头企业将占领更多市场。目前国内的中间体、原药行业较为分散,多数企业规模相对较小,在承接更高订单的生产能力不足,同时受制于研发投入不足,企业跟随下游客户的技术配套研发能力较弱,难以切入长期大量的产品供应链条之中,随着下游客户的并购整合,其头部原药、中间体供应商亦呈现逐步整合趋势,市场份额不断提升。

    印度农药产业发展迅速,但是难以撼动我国农药制造大国的地位。中国和印度是世界两个农药制造大国。过去几年,受在中国环保高压下以及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印度农药企业越来越多受到跨国公司的青睐,印度头部的农药企业发展迅速。但是印度的整体化学基础设施仍然相对欠发达,其获得关键中间体和原材料的途径也很有限,主要从中国进口。与印度相比,我国具有化学原料门类齐全、基础设施配套完善、精细化工合成和工程建设水平高、技术工人众多、知识产权保护趋于完善等优势,目前仍是农化巨头选择供应商的首选国家。

    01、化学农药研发难度不断提升,

    商业化周期延长

    农药的研发成本可以分为研究成本、开发成本和登记成本3个部分。PhillipsMcDougall公司先后对1995年、2000年、2005-2008年、2010-2014年等4个时间段的农药研发成本进行了广泛调研,根据PhillipsMcDougall公司的结论,从1995年至2014年,农药的研发成本不断攀升,上市1个新农药需筛选的化合物数量持续走高,跨越的时间也不断延长。

跨国公司并购整合接近尾声,为何说印度难以撼动我国农药制造大国的地位?

    研究成本包括化学、生物学和毒理学/环境化学部分。在2010-2014年间的研究成本中,用于生物学领域的研究成本增长最快,同比上个时期增长了59.4%,达5100万美元。这主要由于温室药效试验的成本大幅上升所致。其次,在研究阶段,化学合成成本的增长幅度也较大。2010-2014年间,化学研究的平均成本为4900万美元,同比上个时期增长了16.7%。

    开发成本包括化学、田间试验、毒理学和环境化学等4个部分。2010-2014年间,用于环境化学的平均开发成本增长了45.8%,为3500万美元;环境化学的成本增加主要是由于管理部门对环境安全资料的要求增加所致。

    登记要求越来越严格,登记成本不断提高。与2005-2008年相比,2010-2014年间新农药登记成本0.33亿美元,增长32.0%;法定的登记费用只占总登记成本的一小部分,在增加的登记成本中,绝大部分来自为准备资料而产生的内部成本,以及为满足欧盟和美国管理部门的要求而进行的补充研究的费用。

跨国公司并购整合接近尾声,为何说印度难以撼动我国农药制造大国的地位?

    筛选新化学物难度不断加大。与2005-2008年相比,2010-2014年间,成功登记1个新产品需筛选的新化合物数量增加了14.1%,达159574。化学农药新药研发成功率不断走低,间接推动单个新药研发成本。农化公司将越来越关注基于现有产品的新配方的开发,并通过引入新的专利来延长不受专利保护的化学成分的市场寿命。

跨国公司并购整合接近尾声,为何说印度难以撼动我国农药制造大国的地位?

    1个新有效成分的首次合成到其首次上市的时间在延长,平均耗时11.3年。这反映了登记部门对资料的要求更加复杂,或者说,为了满足登记要求,需要准备的时间更长。

跨国公司并购整合接近尾声,为何说印度难以撼动我国农药制造大国的地位?

    02、农化巨头整合,优化资源配置

    受到创新难度下降以及终端一体化服务要求提升的影响,2015年之后,各大农化巨头的发展压力逐步加大,相继开始酝酿整合,优势互补。从2017年开始,国际农化巨头相继开启了整合之路,通过企业收购合并,各大巨头互补短板,逐渐进行全品类农化服务的业务布局,而通过整合,原来的六大农化巨头整合成为四大集团:科迪华(陶氏杜邦农化资产合并)、拜耳(收购孟都山)、巴斯夫 (收购部分拜耳业务)、先正达集团(整合中国化工和中化集团的资产——先正达、扬农化工、安道麦),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升。

跨国公司并购整合接近尾声,为何说印度难以撼动我国农药制造大国的地位?

    农化巨头整合带动其原药、中间体供应商逐步集中。随着农化巨头不断整合,产品的原有供应商的市场亦将呈现逐步集中态势。目前来看,国内的中间体、原药行业较为分散,多数企业规模相对较小,在承接更高订单的生产能力不足,同时受制于研发投入不足,企业跟随下游客户的技术配套研发能力较弱,难以切入长期大量的产品供应链条之中,随着下游客户的并购整合,长期合作的供应商数量较之前将有所减少,带动原药、中间体龙头企业获得更多巨头客户订单,市场份额不断提升。

跨国公司并购整合接近尾声,为何说印度难以撼动我国农药制造大国的地位?

    03、印度农化市场发展迅速,

    但难以撼动我国农药制造大国的地位

    印度农化市场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印度农化市场全球排名第四,是第二大仿制药生产国。自2014年以来,印度农药出口经历了两位数的增长。2016年印度农药出口达到1315亿卢比,2017年印度农药出口增长了12.6%,达到1481亿卢比。当前印度农化产出排在全球第四,仅次于美国、日本和中国,其市场价值40亿美元,并且增长迅速。根据FICCI的报告,预计到2025年,印度农化市场预计将翻一番,达到80亿美元。

    印度的农药使用量远低于全球平均水平,国内需求具有增长潜力。中国和印度的整体农业水平及农药使用效率落后于欧美发达地区。中国和印度的农药使用量具备一定的可比性,在中国,耕地每公顷的农药使用量为13公斤,而在印度,这一数字仅为0.6公斤,此外,据统计在印度每年由虫害造成的经济损失价值高达17亿美元,我们预计印度国内的农化需求具有较大的增长潜力。

    国内政策助力农药行业发展。印度总理莫迪2014年就职之后,立即推行了“印度制造”行动,并将农业作为其优先事项之一,同时承诺到2022年使农民的收入增加一倍,并提供各种农业补贴。政府还将出台更多支持农业发展的政策。2019年印度农药产量21.7万吨,仅次于中国、美国和日本。印度生产的农药原药超过100种,主要农药原药品种有:菊酯类、代森锰锌、氨基甲酸酯、吡啶碱、百菌清、吡虫啉、毒死蜱、多菌灵等。2016-2017年,中国农化产业链由于受政策管制的影响,对全球农化市场的供给造成一定扰动,这为印度农化制造业带去利好。中国供应链的中断,使得原有的买家不得不转向印度,在过去的3年中,印度主要农化公司的业绩表现优异。

跨国公司并购整合接近尾声,为何说印度难以撼动我国农药制造大国的地位?

    印度农化市场主要由跨国公司和领先的印度企业共同占据,集中度较高。印度农化企业大致可以依据企业特点分成四个类别:(1)跨国公司,如Bayer、BASF、Corteva、Syngenta、ADAMA等承担了新化合物分析研发的重要功能,具有一流的市场开发能力。(2)仿制药企业,如UPL、Rallis、Gharda、Heranba等,他们在非专利化合物分子市场开发周期的早期阶段介入获得市场。(3)中间体定制公司,如PI Industry、Dhanuka、Indofil等,他们运用授权、合作等方式,掌握大量的授权化合物,尤其是从日本公司以及其他跨国公司获得了一些专利化合物的授权。(4)农药贸易公司,他们以进口贸易为主,代表企业包括Crystal、Krishi Rasayan、Willowood。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印度农化行业整体集中度较高,排名前十的企业控制着国内75-80%的本土市场。

跨国公司并购整合接近尾声,为何说印度难以撼动我国农药制造大国的地位?

    总体来看,我们认为印度农药行业的优势主要体现在:(1)印度本身是传统的农业制造大国,超过20家基础化学品生产商,超过100家原药生产商;超过2000家制剂加工商;(2)从文化上来讲,印度的供应商更熟悉跨国公司运营模式,其中UPL等印度企业达到国际水准;(3)在菊酯类和代森锰锌类等部分产品具备一定的生产优势。

    与中国的600多个化学工业园区相比,印度目前只有四个主要的PCPIR化学工业园区,不到中国总数的1%。2009年之后,印度政府开始优先考虑并促进化学工业园区的发展,其中古吉拉特邦工业园是印度西部最大的工业园区,印度化学工业85%的企业位于该地区。

跨国公司并购整合接近尾声,为何说印度难以撼动我国农药制造大国的地位?

    印度难以撼动中国农药制造业大国的地位。印度的整体化学基础设施仍然相对欠发达,其获得关键中间体和原材料的途径也很有限,主要从中国进口。同时我们可以看出,在中国农药产量下滑的情况下,中国农药中间体需求仍然稳步提升。

跨国公司并购整合接近尾声,为何说印度难以撼动我国农药制造大国的地位?

    我国具有丰富的农药产品品类。截至2018年底,我国处于有效登记状态的农药有效成分达689个,产品41514个,其中大田用农药38920个,卫生用农药2594个,我国拥有丰富的农药产品品类。

跨国公司并购整合接近尾声,为何说印度难以撼动我国农药制造大国的地位?

    与印度相比,我国具有化学原料门类齐全、基础设施配套完善、精细化工合成能力强、工程建设水平高、技术工人众多、知识产权保护趋于完善等优势,目前仍是农化巨头选择供应商的首选国家。

跨国公司并购整合接近尾声,为何说印度难以撼动我国农药制造大国的地位?

    国际农化巨头整合接近尾声,我国头部农化企业与跨国公司之间的合作不断加深。

    先正达集团成立,扬农化工充分受益于中国化工和中化集团农化资产合并。2020年初,“两化”集团农化资产相继整合调整,这些资产包括:中国化工旗下先正达和安道麦;中化集团下属农业板块主要资产,扬农化工、中化化肥、荃银高科等。2020年6月,由中化农业、先正达、安道麦等公司组建而成的先正达集团中国正式成立。新成立的先正达集团中国将包括植保、种子、作物营养和MAP及数字农业四大业务单元,是中国最大的农业投入品供应商以及领先的现代农业综合服务平台运营商。先正达集团中国拥有行业内最广泛的产品与服务,涵盖了从植保产品、原药供应到作物育种、作物营养,以及MAP现代农业技术服务和智慧农业服务平台。我们认为,扬农化工在新的平台下将充分受益于两化资产整合,获得更多发展机遇。

    FMC将带动联化科技农化业务成长。FMC是联化科技农药中间体定制客户之一,他们有着长期的合作关系。2017年,FMC在农化并购浪潮中收购杜邦的全球咀嚼式害虫杀虫剂产品系列,全球谷物阔叶除草剂,以及杜邦全球作物保护研发能力的很大一部分,FMC未来可能成为全球第5大农化巨头,而FMC的成长将带动核心供应商联化科技的成长。

跨国公司并购整合接近尾声,为何说印度难以撼动我国农药制造大国的地位?

    利尔化学与科迪华的合作不断深化。2020年1月13日,利尔化学发布,与科迪华农业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合作共同出资在四川设立子公司,子公司的经营范围为农药中间体、化工原料、化工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我们认为,本次投资合作将进一步稳固利尔化学在科迪华的供应商地位,对公司未来的长期成长产生积极影响。

跨国公司并购整合接近尾声,为何说印度难以撼动我国农药制造大国的地位?

来源:点石化金

 

更多农药知识、农药价格、农药厂家等信息,请关注中国农药网。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信息摘自互联网,如有侵犯,请联系我们立刻删除。另,本文的真实性和及时性本站不做任何承诺,仅供读者参考

相关新闻

最新资讯

小康农药

热点资讯

精品展示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网站动态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人员招聘 | 服务条款 | 在线客服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使用说明 | 友情链接

www.nongyao168.com ©2008-2010 中国农药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国农药网

备案号:豫ICP备05008070号

通用网址:中国农药网 农药信息网 全国最大的农药信息信息平台

本站只起到信息平台作用,对具体交易过程不参与也不承担任何责任,望供求双方谨慎交易。